打工奴隸面對現實! 誰是逃避?

不少香港人常怨言自己或其他人是打工奴隸,工作為生活,不斷進修為保住份工或升職加薪。想發達,預佐靠打工一定無行,做生意又要有本。所以都係努力打工搵錢。打工仔的心聲是:面對現實吧!即使較成功的中產階級,賺到的錢又嫌唔夠,想再多點,又或者因有了較好的物質享受而放棄了其他的東西。所以他們仍是一個結論:人生就是這樣的了,你睇人好,人睇你好。面對現實吧!

4mB8AX

兩者都叫人不要逃避,不要沉溺於自己心目中的理想世界,要接受現實,才是積極的做人態度。

如果知道做人是為生存,為追求而這麼辛苦,有否想過為何要生存,要有慾望而去追求?他們很可能認為這是世界定律,是人生,想來都浪費時間;更甚者,害怕愈想愈灰,走去自殺!

一句「現實就是如此」,,便將一生奉獻給「生存」和「追求」(這裡尤指追求其他人想你做的事,日子久了,也自以為那些東西真的是自己想要的),這些不知為什麼要做的「定律」。說想來也沒用是許謊,不敢去想才是事實!

要是這樣,誰才是逃避?誰才是沒有面對?

Advertisements

「永恆的真理」

何謂真理(virtue)? 不少名人的名言都曾提及viture. 例如:

而我認為主要有兩個看法:

(一)事物的最原本謂之「真理」。之後被扭曲,誤解的就不再是。如果如此,恐怕不會有人知道「最原本」的是怎樣,因日趨流行的後現代主義,會把所有事物變成一個沒始沒終的「過程」。休想找到原本的「始」!

(二)有倫理道德支持的,被認為好的東西謂之「真理」。這樣美好的事物, ;都會憧憬它是永恆的,代表公義,信神者會叫天理。這種自由的真善美,就像人的意志一樣,是世上唯一客觀的,自主之物,是一種古典美!

很可惜,如真理真的要連結上道德倫理,那未它不再是自由,而是受咖鎖的規限。如此,它及不上「意志」一樣,自由純樸。最後, 他也只是一種意志投射出來的主觀表象。即使它跟意志一樣完美,因它會如人死後一樣,化之於無,最多也只可以跟自然中的真理合二為一。等到新的生命誕生,演繹出來的表象又有所不同,因此有沒有後現代主義,真理也變了樣,不再是之前的東西,被扭曲的將在凡人中視為真正的真理,懶得去追朔它的原本。

因此在我眼中沒有永恆的真理,充其量只是它比人長命,熬得久些!

從三代《家有囍事》看港產片及合拍片之轉化

《家有囍事》(1992)再在戲院上映, 我借此把《97家有囍事》(1997)及《家有囍事2009》(2009)一併比較。

相比前兩集,《家有囍事2009》事隔前兩集多於十年,而我特別以一、二集跟第三集對比是因前兩集很相似,但第三集則未知是受香港回歸中國所影響而稍不同。作為某程度上的延續,在選角方面保留了幾位舊版本的演員與新一代笑匠及青春女角同台演出,效果不俗。而部份經典場面及對白,不論是新舊人演繹,都給予看過90年代版的觀眾一種懷念和親切感。

 港英時期VS中港時期

新舊版本的相異之處,主要是兩者皆以家庭中各成員面對生活上的問題展開劇情,並插入了數段經典場面製造笑料。然而時移世易,十多年後的香港已加重了不少內地元素,因此其中兩大女角都改由內地演員擔正,而取景於中國千島湖的情節更佔若干篇幅。

此外,舊版都是圍繞日常家中及慣性上班時發生的瑣事為故事背景去發展,家庭味較濃;相反新版則偏重了個人獨有的經歷,引申出他們的愛情觀。雖當中的追求情節有點像“精裝追女仔”,但因新版本以公司,以致外出公幹為主的背景推動劇情,比舊版的更合時宜。

由於2009版本有以上提及的改變,導演無需只限於香港取景拍攝。此外故事在事業與家庭間的描述分配得宜,不致給上班一族的觀眾感到枯燥乏味;再加上新舊演員擦出火花,合力帶出歡樂氣氛。很多人認為沒有周星馳的版本差很遠,持平一點說2009版本與舊作相比其實不算得失色。

當然, 我仍全力支持純港產片,無疑這百份百非中港合拍片可取代。

借STAR WARS原力大師尤達講fear of loss哲學

趁《STAR WARS》潮未退又想講人生哲學,先引用Yoda大師的經典,”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 夠正,但真係學人生道理的是這句:”The fear of loss is a path to the dark side…”(看附圖全文):

yoda fear of loss

(以下寫得較玄才是我風格,及並引用了其他歷史哲學家,尤達大師是George Lucas的,不用太多了!)

Fear of Loss

到底是曾經擁有,還是從未擁有好?

不知有所追求,當然後者好,否則又陷入得不到時失望及妒忌;得到後又無聊空虛的窘境。然而一旦擁有,便需面對失去的危機。早有心理準備迎接失去,被視為消極態度,把有關焦慮變成事實(事實上我仍對此不敢苟同);樂觀地堅持美好時光可持續,又怕接受不了一旦真的失去時的沖擊,結果又是一句「要懂得取平衡」,又輕描淡寫帶過這無奈。

培根人生論中指,愛情和妒忌,是人類的情慾中最惑人心智的兩種。柏拉圖的「會飲篇」也表達過愛恨交織的矛盾。似乎所謂的兩大情慾不但迷惑,而且很易在這之中擦出矛盾的火花,令人更不知何去何從。

說了這麼多,還不是表明這是人的成長需經歷的一切?不管你願不願意。因人愈大,所認知的便愈多,難以不知追求。這自不然遭向愈多失去的危機及痛苦。大概年紀愈大的人愈怕死亡,便基於害怕失去的苦況。

說易做難,但仍想帶出「論無常」中的一句: “「美」由於它的非永恆,沒有當下,何來珍惜,如何會重麾「美」的珍貴? ”擔心失去? 還不如全心欣賞尚在的「美」吧。

在港看喜劇?仍要數日本片:爆粗BAND友(DMC(2008))

最近多部中西喜劇陸續上演以迎接農曆新年檔期。要談喜劇當然不能少了日本片,然而日本片在香港的市場買少見少,今次再介紹舊作,當年在港上映時也獲不少好評:爆粗BAND友(Detroit Metal City (2008))

一部以重金屬band友為主題的故事,帶出如何在現實中尋求理想。當中抵死爆笑之餘不忘含淚成分。而文化沖擊的暗示也為這部電影加添分數。

DMC與大部份以音樂人為傳記式的故事不同,這部改篇自日本漫晝的主角根岸,並非為成名,因利慾薰陶而付出眾叛親離的代價。反之他是在非自願情況下成為不少人夢寐以求的搖滖巨星。在一心發展自己喜愛的民謠音樂上事與願違,這宿命多少有點時勢造英雄。但到底人生應做應興趣的事,或是有才能的事(如不能兼備),相信無絕對的答案。

當然根岸創造的神話主要帶出的信息仍是勵志為主。試問多少人能在功利主義前提的社會中,仍然出於污泥而不染?這當中的精神淨化,主要是使用者把工具(這裡指重金屬音樂)用得其法。即使常被批評為譁眾取寵,宣揚性與暴力的死亡金屬音樂,也可從它的客觀或中性面內帶來積極的作用。好與壞在乎你怎對待它。

What is music to you?

事實上故事中根岸身邊的幾個角色,是令他夢想得以延續的關鍵。第一個要數的當然是他的夢中情人相川。她貫徹始終地支持根岸所說的:音樂帶來夢想。此外她又鍾愛受大眾唾棄的民謠歌。這種脫俗令根岸消除他對自己的懷疑,目標得以延續。

另外兩個好fans則為他弟弟阿俊,及師弟佐治。前者沉迷於Krauser(根岸在表演時的nickname),激發起根岸對家人的愛護之情,及後者以民歌亦獲得的小成功。提醒他非主流音樂仍有可取之處。

還需提及的是他的啟蒙老師。先說band中的社長,巧妙地借根岸去為heavy metal作出平反,同時還了自己及根岸的心願,確實是個機會主義者。而這從中也給觀眾了解到經理人視藝人為生財工具之同時,如何自我救贖。這裡社長便表露出她受資本主義侵蝕之時仍有人性,於是她便安排live shows時的人肉道具:資本主義的豬!藉此嘲諷一番。而另一位高人,便是根岸母親,她暗示Krauser帶來年輕一代新希望,藉此激勵他重出江湖。指點迷津的智者往往是園林之士,所謂城市中的知識分子被摑了一掌。兩個一正一邪的組合,對根岸產生的化學作用,或許就是令他異於常人,在極度雙重人格分裂中仍找到誰才是真我。

最後值得留意以民族性自居的日本,在全球一體化中仍無法倖免。年青一代的祟美主義,把已引入了多年,但仍是半紅不黑的重金屬音樂(尤其這部戲中的死亡金屬)得以持續發展,該片更借助漫畫改編成電影,找來炙手可熱的松山研一,不負眾望地演繹出根岸的電車男加狂野魔王的混合體,相信該熱潮絕對有助這備受爭議的音樂更深入地影響日本交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