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電影

《怒》: 當不獲信任而受到質疑時的痛

改編自吉田修一的小說, 不熟悉此作家的觀眾看過故事簡介後可能會以為這是一部偵探式的電影, 把觀眾變成警探猜想誰是真兇。但海報的設計已間接表達出故事是人物角色的內心為題的電影。事實上電影的主題和小說一樣, 都是借謀殺案作包裝以串連三個看似無關的故事。真正的中心思想是描述人性兩大黑暗面: 猜忌及內疚, 從而再引申出信任的重要和贖罪的代價。 

download

「該相信的人受到質疑, 不該信的人獲得支持。」這便是整部電影對人作的最大嘲諷。片中三個屬不同故事的嫌疑犯都各自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而令觀眾帶有懸念:  田代哲也因背上父債,為躲避債主而改名換姓亡命天涯, 最後躲到漁村中; 大西直人在容易令人迷失  的大城市中流連夜場, 不務正業而無家可歸, 背後是知自己因病而命不久矣; 看似因看破塵世而表現得最正常的田中信吾自我放逐小島享受自由生活, 原來有自我撕裂的人格。電影前半部就用來交代這三個角色的背景及圍繞他們身邊的人。

口是心非的人獲質疑前先不相信人

當故事發展下去, 觀眾便有理由和片中的角色一樣,因他們行為怪異而 質疑田代和直人。如槙洋平因自責枉為人父而口是心非, 表面信任田代, 但骨子裏都認為肯跟自己女兒愛子一起的男人不會是好貨色。而愛子給父親否定自己和她男友價值的同時, 也沒有真的信任田代和自己的眼光, 所以最後也舉報他。

另一方面, 直人本身就是沉厚寡言的人,即使對着愛人藤田也 只會以 迂迴的方法暗示自己想法, 例如寧可每晚在公園呆待藤田下班回家開門給他, 也從不開口問可否在日間也待在他家 (即使他覺得藤田會答應)。相反不甚敏銳的藤田口中說不介意別人知道他是同志, 卻因不想親朋戚友見到直人而不帶他出席母親喪禮。之後他撞破直人和女孩約會後已預備和他分手,明顯不會細問因由。直到警察向他查詢直人時他立即劃清界線, 又馬上銷毀所有在他家中直人使用的日用品, 顯然他也懷疑直人是兇手。

在兩個真誠表達自己而不獲信任的人都入失蹤時, 信吾的告白便漸露他也不是表面這樣單純。諷刺地所有人都相信他, 對他一見鍾情的天真女學生山泉不在話下, 就連本應視他為情敵的男孩辰哉,以及只因兒子介紹才剛謀面信吾的父母們,以至因善待信吾反而因此遭遇毒手的婦人,  也絲毫沒懷疑過信吾可能是殺人兇手 (相信導演也想帶出小島居民或市郊的人較都市人純樸的信息)。儘管他後來瘋狂破壞廚房後離開辰哉一家人顯出他可能精神失常, 直到他在山洞內告訴辰哉真相, 佈局上仍令觀眾思疑到底他是因覺得有愧別人對他的信任而講實話, 還是因過度內疚自己目睹慘劇而未能阻止的悲痛, 因而激怒辰哉以了結自己的生命。

高難度的敍事鋪排手法

0cz7xz01一般以幾個獨立故事構成的劇本在以一件共通事件的前提下, 有兩種呈現方法把故事串連:  第一種以章回式交代一個再一個的故事; 第二種則借每個故事中有相通(事件上、物件上或象徵意義上)的情節位來過場交接,來回交叉敍事。後者因需要找出每個適合的共通位而又令難度大增, 弄不好會令人一頭霧水或似勉強堆砌, 但成功的話則可觀性大大提高。

本片大部份時間都能做出流暢的交接, 令人覺得事與事之間, 穿插在三個故事以及警方調查的情節是有所關連。即使無直接關係也最少借其同物件連接。例如 愛子父親發現田代虛報資料而馬上開車離開調查, 下場一開始便轉到一架的士駛入鏡頭, 以為是田代逃走的情節, 原來是跳到另一故事中的藤田趕去醫院見母親。這種出色的零碎交接一直維持到尾段, 大概因為愈到後段能剩下的共通關連點愈少,又或是因為 尾段已差不多真相大白,無需再交接頻繁, 改為清楚交代每個故事的結局以作終結。

Advertisements

借ELLE編輯Bauby死忌回顧電影《潛水鐘與蝴蝶》

3月9 日是什麼日子?這是傳奇ELLE前編輯Jean-Dominique Bauby的死忌,正好藉回顧他的傳記電影《潛水鐘與蝴蝶》 (The Diving Bell and Butterfly- 2007),以作悼念。

潛水鐘與蝴蝶,The_Diving_Bell_and_the_Butterfly_DVD兩件物件實際上是一個借喻:前者比作沉重的現實;而蝴蝶則好比自由自在的想像。一個是殘酷的,另一個則是美好的,因此用死物和生物作喻,實是另有心思。

這部真人真事改編的電影固然勵志,但若作進一步思考及探討,可有另類的解釋。首先,主角尚保羅(Jean)由在意外後原本想尋死,令他重新振作的轉捩點,是身邊的人對他不離不棄,使他感動,從而有了新目標再度寫作,延續Elle編輯的身份。但所謂新目標,其實是一種慾望。影片中也加插了不少保羅想像的慾望,如四處旅遊,與照顧他的女人幽會等等….沒有了這些想像渴求,他能撐下去嗎?

然而,這些享樂主現是需要肉體去實現的,而中了風的他明顯是不可能達到那些慾望。這不可能爭取到的願望,無疑是痛苦的望梅止渴。所以於我的觀點而言,他最大的困境反而是如何既要靠慾望保持生存的意志,又要克服不能達到的奢求的痛苦。這兩者之間的平衡,唯一只可憑「知足」去妥協(換言之,即使只是想像的慾念而使之滿足,如此便可避免這矛盾中的痛苦)。

實際上,保羅已克服了這一點,不然他無法生存下去。這從幾幕在教堂,及與前情人一起朝聖的宗教主題中帶出:幾場戲中交代到他是很抗拒基督教的,他潛意識中反而更接受道教的無為思想,而道家正正是強調人要知足常樂。另外,西方宗教較反對的宿命論,也發生在主角身上(他巧合地讓出機位,避過了被騎劫而成為俘虜的命運。本以為大難不死,卻無緣無故地受到死神的突襲,變成全身癱瘓。這種命裡有時終須有的經歷,不但說服觀眾及保羅偏向東方的宗教思想,也加強了電影中人生兒戲、世事無常的劇力。

現實與想像

此外,電影中帶出一個老生常談:就是經歷浩劫而大難不死者,在往後的人生會變得更豁達及更看得開。這道理在電影中以主角兩父子的狀況作比較,使人更感深刻:在意外後,兩人都面對各自的困局:失去了自由。老父因年紀漸長,即使肉體仍自由,心靈上卻感到被困,於是覺得住在大屋中是把他困著;相反兒子則在生理上無從自控,這反倒解放了他的心靈。他與父親的對比,也帶出不少人由生到老再到死,都在內心處有不少解不開的結。沒有經歷又何來領會?2 The_Diving_Bell_and_the_Butterfly_DVD

在衡量生命的價值時,以重量計算(這裡以笨重的潛水鐘作喻)為主題,還有我之前也評寫過的,2003年的《21克生命可以有多重?》。該片正正與此片相反,指出生命不是沉重,反而是輕得微不足道。顯然兩者看的觀點,分別以“好死”和“苟存”兩個極端為出發點。人命兒嬉,福來橫禍。人們一般是沒機會和死神談判的,易死的人生自然是輕於鴻毛。但若死神又沒帶你走,只來跟你開個玩笑,令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這沉重的生命便好像潛水鐘。

 

在眾多場境中,其中頗狀麗的是冰川崩裂的一刻。該場境共出現了兩次:一次意指人生留下的遺憾;另一次以倒帶式(rewind shot)處理,把已崩塌的冰川像時光倒流地回復原貌。這兩個鏡頭前後呼應,意味他中風後成功出書,身份上已變回受尊重的Elle總編,再加上逆境的元素使他更受敬仰。保羅從原以為後悔莫及的遺憾的現實,藉“想像”作為時光隧道,追回心中的遺憾。這雖是虛幻,但心靈回贖的過程,是可突破時間的界限的。這算是殘酷的現實中一點慰藉,也已是這厄運中最完美的終結。

最後,我想談談眾人議論紛紛的主觀鏡頭拍攝的看法。該片一大特色之處是導演運用大量主觀鏡頭,引領觀眾代入保羅的視觀世界。想深一層,這手法應用在已一隻眼失明的保羅上更真實貼切。因攝影機根本就只有一個鏡孔,而人的雙眼同時觀看事物,實際上有增強視覺立體感的作用。換言之,在正常情況下拍攝主觀鏡頭,是比真人所看到的事物較平面化;相反當應用在以單眼看東西的保羅時,才模擬得更真實。

此外,在導演大量運用了有關鏡頭後,既可省卻不少鏡頭運動的心思,又不需太在意景深的表達(只需維持正常視野的清浙度及深度便可,如要加上角色視野的朦朧視覺感,更簡易地改聚焦或加out focus的濾鏡即可)。在一切從簡的前提下,觀眾更易接受信息,免受複雜的攝影技巧所迷惑。

Jean-Dominique Bauby died Mar 9

Jean-Dominique Bauby中風前照片)

順帶一題,歐洲電影節仍在舉行,喜歡看歐洲片的不容錯過。而我之前撰寫另一部意大利電影《西西里的美麗傳說》(Malena)(2000),可在這裡按連結查看。

 

2016奧斯卡賽果預測 (P.S.”Oscar is just a show”)

明天的奧斯卡, 在最少3個大獎中我認為應有雙冠軍,因今年的《復仇勇者》(The Revenant)及 《末日先鋒:戰甲飛車》(Mad Max:Fury Road)實在很出色,最佳導演及攝影都應頒贈雙冠軍予占這兩部電影。而最佳男角亦應同時給予Leonardo DiCaprio及Eddie Redmayne。最後任何一方失落獎項都需敗猶榮。正如我們電影圈中人一句話: “Oscar is just a show”。

oscars-best-film-xlarge

以下是我計算過所有電影本身以外的因素而得出的推測。有興趣一起估的朋友可到OSCAR官方網頁向我作challenge: http://challenge.oscar.com/#ballot

最佳電影(Best Picture): 《復仇勇者》(The Revenant)
最佳導演(Best Directing): Alejandro Gonzalez Inarritu《復仇勇者》(The Revenant)
最佳男主角(Best Actor in a Leading Role): Leonardo DiCaprio《復仇勇者》(The Revenant)
最佳女主角(Best Actress in a Leading Role):Brie Larson 《抖室》(Room)
最佳男配角(Best Actor in a Supporting Role): Sylvester Stallone 《洛奇外傳 王者之後》(Creed)
最佳女配角(Best Actress in a Supporting Role): Alicia Vikander  《丹麥女孩》(The Danish Girl)
最佳原創劇本(Original Screenplay) : 《焦點追擊》(Spotlight)
最佳改編劇本(Adapted Screenplay): 《沽注一擲》(The Big Short)
最佳藝術指導(Best Art Direction/Interior or Set Decoration): 《末日先鋒:戰甲飛車》(Mad Max:Fury Road)
最佳攝影(Best Cinematography): 《復仇勇者》(The Revenant)
最佳視覺效果(Visual Effects): 《星球大戰: 原力覺醒》 (Star Wars: The Force Awakens)
最佳剪輯(Film Editing): 《末日先鋒:戰甲飛車》(Mad Max:Fury Road)
最佳原創音樂(Original Score): 《冰天血地8惡人》(The Hateful Eight)
最佳原創歌曲(Best Original Song): Til It Happens To You   (The Hunting Ground)
最佳混音(Sound/Sound Mixing): 《星球大戰: 原力覺醒》 (Star Wars: The Force Awakens)
最佳音效剪輯(Sound Editing):  《末日先鋒:戰甲飛車》(Mad Max:Fury Road)
最佳服裝設計(Costume Design): 《末日先鋒:戰甲飛車》(Mad Max:Fury Road)
最佳化妝(Makeup): 《末日先鋒:戰甲飛車》(Mad Max:Fury Road)
最佳動畫長片(Best Animated Feature): 《玩轉腦朋友》(Inside Out)
最佳動畫短片(Animated Short Film): World of Tomorrow
最佳實景短片(Live Action Short Film):  Ave Maria
最佳紀錄長片(Documentary Feature): Amy
最佳紀錄短片(Documentary Short Subject): Body Team 12
最佳外語片(Best Foreign Language Film):  《天堂無門》(Son Of Saul) (匈牙利)

歐美合拍片吸引之處:西西里的美麗傳說(Malena-2000)

奧斯卡在即的同時,歐洲電影節亦將於2月底在本港舉行。鑑於非奧斯卡外語片提名的歐洲片向來不太合港人口味,從歐、美合拍的電影入手可望增加港人對歐洲片的興趣。真正合拍片吸引之處在於揉合各家之大成,非任何一方吞併。

要提歐洲電影當然不可不提意大利,今次就介紹繼意大利新浪潮後,其中最令人津津樂道的《星光伴我心》(Cinema Paradiso)(1988)系列之三, 同時亦獲奧斯卡及金球獎提名之作:《西西里的美麗傳說》(Malena)(2000)。

作為《星光伴我心》三部曲的最後一部,承接前兩部的特色,著力描述主角對身邊重要的人的情(前兩部主要是親情友情為主,愛情為副;即使第一部中,主角未有對他的uncle的謊言所帶來的遺憾太過悲傷,可看出他心目中親情與愛情間的高低地位)。然而,「西西里」的主題仍以愛情主題為核心,當中主角的單戀/暗戀的少年夢,更是反浪漫的模式,惹人瑕想,一如片中主角的多次瑕想。

李安的「色.戒」不同,前者深入地拍攝男女主角的春光場面,細膩地表達兩者的心理變化及矛盾;色.戒相反較亞洲為開放的歐洲電影,並未有在此處作為重點落筆,隨因為兩部電影的年代背景不同外,另一重大原因是在「西西里」中,男角最後雖仍能實現夢寐以求的夢想,與Malena交歡,但已淪為一個不道德文易,跟他原本心目中崇拜的女神的愛慕相比,已完全變質。無怪導演認為無須再放重點於此。因人在達到慾望時,便會感到無聊或不屑,尤其在片中的情況是實現了有遺憾的慾望。

美麗有罪?

現在談談美麗有罪的疑問。片中的例子明顯是人與人之間常見的矛盾和社會荒謬:為人低調會被誤以為是無能,一無是處而被鄙視,忽略;高調又當作是作撞,給予因妒嫉而帶來的中傷。老生常談會說要懂得取平衡,唯人人的標準不同,不可能令所有人滿意。如主要向自己重視的人交代,又會被其餘的人以人言可畏的方式令你受影響,連生活也變得困難重重,枉說活得快樂!這就是人生。

 

以上結論,在片中一一呈現:第一,我們可看見一個惡性循環:由Malena的天生麗質開始,即使已為人妻仍不斷被冷嘲熱諷,被看定他日必紅杏出牆。這排擠令她日常生活上也有重大障礙:女的杯葛她,男的為妻子而避嫌,遂加入相關行列,再不然就是對她有不軌企圖的……終於她在失去丈夫倚靠後,因生活迫人而出賣最引以自豪矜貴的肉體。之後是愈出賣,愈低賤,愈賤愈貶值,則生活愈因難(回到循環的開端),到後來可以自己選擇生活模式的可能性低到接近零,即別無選擇。另外,當初別人的冷嘲熱諷,就像一早的預言似的實現了。這真是人們眼光獨到?還是他們寫的劇本,迫Malena演繹出他們想要的結局?

malena

由於片中以二次大戰為背景,戰亂時期自不然人心動盪,人民的心理質素受壓,怨恨較分明及激進是可以理解的。然而,值得相確的是民族的團結精神及國家意識形態。片中Malena及其他人民雖仍能有個和平的結局,卻是在戰後才湧現的,這固然是大難臨頭各自飛。如此不穩的局勢下,不要妄想民族力量抵抗外敵。但當妓女以自己勞力自力更新,又受到國家強調的天主教教條而定下的道德問題所壓制。由此可見,所謂國家民族意識,也是一個斷章取義且流動不定的旗號。

現再引申剛才提及Malena後期的無選擇,及民族意識的問題。淪為妓女的Malena,生涯愈趨向極端,到後來與敵人(德軍)作交易時,受口誅筆伐的程度達致高峰。不過,交易本來是應以從商角度看,敵軍也是客人,肯付錢自己又為生活因擾,無理由拒絕。不知為何民族思想總在不適當時出現。在自己人趁火打劫,佔她便宜時,偏偏找不到它的援助…..恐怕風雨過後,最令Malena感到苦盡甘來的,是她丈夫的重臨,並且未有嫌棄她。因這公正嚴明,為國為民的偉大軍人(他才是Malena的神,其餘的宗教禮儀教條都要out)知道真正的罪魁禍首是誰,並帶同他的妻子回到自己應該出現的地方向有關人等對質,好討回公道!這要算是Malena的一點慰藉…….

從三代《家有囍事》看港產片及合拍片之轉化

《家有囍事》(1992)再在戲院上映, 我借此把《97家有囍事》(1997)及《家有囍事2009》(2009)一併比較。

相比前兩集,《家有囍事2009》事隔前兩集多於十年,而我特別以一、二集跟第三集對比是因前兩集很相似,但第三集則未知是受香港回歸中國所影響而稍不同。作為某程度上的延續,在選角方面保留了幾位舊版本的演員與新一代笑匠及青春女角同台演出,效果不俗。而部份經典場面及對白,不論是新舊人演繹,都給予看過90年代版的觀眾一種懷念和親切感。

 港英時期VS中港時期

新舊版本的相異之處,主要是兩者皆以家庭中各成員面對生活上的問題展開劇情,並插入了數段經典場面製造笑料。然而時移世易,十多年後的香港已加重了不少內地元素,因此其中兩大女角都改由內地演員擔正,而取景於中國千島湖的情節更佔若干篇幅。

此外,舊版都是圍繞日常家中及慣性上班時發生的瑣事為故事背景去發展,家庭味較濃;相反新版則偏重了個人獨有的經歷,引申出他們的愛情觀。雖當中的追求情節有點像“精裝追女仔”,但因新版本以公司,以致外出公幹為主的背景推動劇情,比舊版的更合時宜。

由於2009版本有以上提及的改變,導演無需只限於香港取景拍攝。此外故事在事業與家庭間的描述分配得宜,不致給上班一族的觀眾感到枯燥乏味;再加上新舊演員擦出火花,合力帶出歡樂氣氛。很多人認為沒有周星馳的版本差很遠,持平一點說2009版本與舊作相比其實不算得失色。

當然, 我仍全力支持純港產片,無疑這百份百非中港合拍片可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