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無超人手記

多年前醉心學習尼采哲學時的隨筆,較偏向故事式散文/手記,部份語句改編或節錄自《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

Buch_Also_sprach_Zarathustra

全文:

我最不幸的是太早知道世界的真相,而又太清醒,不願自我麻醉。

神已死,但我的人性弱點竟使我希望自己是奴隸道德的擁護者,雖然內心仍是時時刻刻期望(不是奢望)突破成為超人,從而反基督的無能和作撞。

為了成為超人.我必須甘願孤獨。我知這是非常難受的,無奈我無法帶同這麼多人和屍體上路。”當我不再需要任何人和物之時,便是一大突破。但求這是正確的決定, 因我現在仍是太低層次,對此的確質疑。

屍體的外表和人無異,道行不足的話難以明辨。加上道高一呎,魔高一丈;你是不能辦到明察秋毫的。另外牠們放出的毒氣,即使只像常人般忍不住放pa,視為無心之失,在我卻是致命的。

人在死後也就是屍體了,你知它何時已死,裝成一個行屍走肉來埋你身嗎?不知道的,不要冒險!

我是為了生存才迫於無奈作此選擇,不單單自私地只為追求超人的虛無理想。對不起,我實在只有把你們和屍體一併放棄,才可避過腐屍毒的暗算。

為何不了結作永久的停頓.從而終結呢?很抱歉,魔鬼飄到窗前,說:『你要知道永恆的回轉:所有的人和事,在過去,現在及未來是不停重複地發生的,神未死時也不會去改變。』聽罷真想回他一拳!想了一會,不知是要灰還是回憶無盡的時間的定律‧這個不是莊子也曾告知過嗎?只是自己未覺悟而不理他罷了,怪不得人。d8e7a9_ed0c46e930cd4030a0ff05071f3a8d82.jpg

“你現在所經歷的.已經歷過的這一生,你必須一再地去經歷它無數次;而這裡不會出現任何新的事物,反倒你生命中的每一痛苦,每一快樂,每一想法與惋惜,以及所有筆墨難以形容的大大小小事,都必須重新發生在你身上,而且每件事以相同的序列與順序….”

查拉向從綱索跌下來的垂死之人說:『你無需太裴哀,你是為這危險的職業而犧牲,那是值得尊重的。即使你曾做過禽獸的行為,我都會設法幫你恢復榮譽。怕只怕你死不了,又會有機會因追求名聲而再次喪失榮譽。”

一個社會的文化和政治發展是此消彼長的。很遺憾這兒只顧所謂的經濟及政治增長,正步向文化的末落。因此悲劇的誕生已淪為一部戲子演繹給賣掉靈魂的人的鬧劇。

男人對女人來說只是一種工具,哪女人對男人呢?有男人自以為是地把她們當作是玩物,因真正的男人只想要兩樣東西:危險和娛樂。要女人,是最危險的玩物。

要得到這玩物,就要出賣自我,犧牲本性。得來的只是虛榮和慾望。弄得不好的話,隨時被吃掉。

性慾,是生命意志中最難受控的衝動,德性的敵人;但所謂德性又是有不同版本的演繹,不會有絕對的肯定。因害怕慾望,造就禁慾主義,這主義的成功再一次顯示「真理」的作用。

性慾的後果是性愛,沒有的話是人的意志都消失了,只是一個客體。要是不只為滿足慾望而性愛,柏拉圖式的戀愛是不敢面對性的表現,不勘一擊。

84f986_020a7933f8f74ab49ffb2a2bb108dc68.jpg真理是在多重限制的約束下的產物,它導致權力之作用規律化。每一社會皆有其真理制度。

真理是無法經由邏輯達至的,因這是一個虛幻的本質,已被人遺忘的幻覺….”
上帝既給予人自由, 一個個的個體,卻設下很多咖鎖作限制。

有不少人期待著你的失敗,卻常常在身旁說:我支持你!

「以有崖隨無崖,殆矣!」不要為做什麼而什麼,身上閃耀著「你應該,你要」的野獸,是需要你從駱駝進化成獅子時才夠能力抵抗的。把牠斬殺!

記著不要做知識的奴隸!這是步向虛無主義的墳墓。要尋求最終極的知識,需到冥界找鬼門關的入口。但到最後,竟發覺一無所有!要在塵囂的風沙漠地找一滴甘露止渴,只有變人乾的份兒。

非自我中心的本能,是憐憫的倫理學衍生的結果。這種掩飾內心恐懼的方法,是一種群體的終極報復,只會更想剷除他們的敵人,與貴族道德中尊敬敵人是背道而馳的。因貴族懂得把敵人作為自己的襯托,突顯驕傲不是自負;大膽不是魯莽…..

「壞」在他們只是一種「欠缺」,不是「惡」。

確實要有人為天生下來受苦受遣責,那人就是自己! 84f986_5136146bc1a84c778a17e28e2bb2d784

「自我知識」是人生存的終極目標,因每個人最不熟識的就是自己。然而,生存的首要條件就是反叛——–命中注定一生要反對生命。一切的反對元素:否定快樂,憎恨自我,害怕慾望(e.g. 禁慾主義)。在反對生命的步伐上,所找到的自我知識可能已變了質…..

與其缺乏目的,人寧願刻意虛無…..” 

 

每個語詞皆是一個具有先入之見的判斷,因此任何事物之本質是不能解構的。

基本現實已由偽裝扭曲的映像取代,而兩者並無關係,它就是自己的虛擬物。因此,現實世界是否存在並不重要。

任何威脅生命的真理,根本不算是真理,是個錯誤。

死神的淒厲呼喚,在壓迫的氣息下團團亂轉,漸漸形成一個實體,強行灌進我意識的領域。內裡展開的抗爭,藉著由獅子進化而成的孩童的力量,比「斯巴達」的戰士們更勇猛。儘管面對的敵人長殺長現,自知失守是必然的慘痛結局,但選擇投降是不為人接受的自我決定。無人敢提,任由沒決定(即交給上天)成為決定,到最後當然只有盲目向前衝的「無懼」假表現!

這刻他們想的,是早日失陷以作解脫,還是每天在已死的驅殼上注入電油,無意識地揮動長矛,打別人的仗,為其他人爭取無謂的名聲?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