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16

2016奧斯卡賽果預測 (P.S.”Oscar is just a show”)

明天的奧斯卡, 在最少3個大獎中我認為應有雙冠軍,因今年的《復仇勇者》(The Revenant)及 《末日先鋒:戰甲飛車》(Mad Max:Fury Road)實在很出色,最佳導演及攝影都應頒贈雙冠軍予占這兩部電影。而最佳男角亦應同時給予Leonardo DiCaprio及Eddie Redmayne。最後任何一方失落獎項都需敗猶榮。正如我們電影圈中人一句話: “Oscar is just a show”。

oscars-best-film-xlarge

以下是我計算過所有電影本身以外的因素而得出的推測。有興趣一起估的朋友可到OSCAR官方網頁向我作challenge: http://challenge.oscar.com/#ballot

最佳電影(Best Picture): 《復仇勇者》(The Revenant)
最佳導演(Best Directing): Alejandro Gonzalez Inarritu《復仇勇者》(The Revenant)
最佳男主角(Best Actor in a Leading Role): Leonardo DiCaprio《復仇勇者》(The Revenant)
最佳女主角(Best Actress in a Leading Role):Brie Larson 《抖室》(Room)
最佳男配角(Best Actor in a Supporting Role): Sylvester Stallone 《洛奇外傳 王者之後》(Creed)
最佳女配角(Best Actress in a Supporting Role): Alicia Vikander  《丹麥女孩》(The Danish Girl)
最佳原創劇本(Original Screenplay) : 《焦點追擊》(Spotlight)
最佳改編劇本(Adapted Screenplay): 《沽注一擲》(The Big Short)
最佳藝術指導(Best Art Direction/Interior or Set Decoration): 《末日先鋒:戰甲飛車》(Mad Max:Fury Road)
最佳攝影(Best Cinematography): 《復仇勇者》(The Revenant)
最佳視覺效果(Visual Effects): 《星球大戰: 原力覺醒》 (Star Wars: The Force Awakens)
最佳剪輯(Film Editing): 《末日先鋒:戰甲飛車》(Mad Max:Fury Road)
最佳原創音樂(Original Score): 《冰天血地8惡人》(The Hateful Eight)
最佳原創歌曲(Best Original Song): Til It Happens To You   (The Hunting Ground)
最佳混音(Sound/Sound Mixing): 《星球大戰: 原力覺醒》 (Star Wars: The Force Awakens)
最佳音效剪輯(Sound Editing):  《末日先鋒:戰甲飛車》(Mad Max:Fury Road)
最佳服裝設計(Costume Design): 《末日先鋒:戰甲飛車》(Mad Max:Fury Road)
最佳化妝(Makeup): 《末日先鋒:戰甲飛車》(Mad Max:Fury Road)
最佳動畫長片(Best Animated Feature): 《玩轉腦朋友》(Inside Out)
最佳動畫短片(Animated Short Film): World of Tomorrow
最佳實景短片(Live Action Short Film):  Ave Maria
最佳紀錄長片(Documentary Feature): Amy
最佳紀錄短片(Documentary Short Subject): Body Team 12
最佳外語片(Best Foreign Language Film):  《天堂無門》(Son Of Saul) (匈牙利)

Advertisements

歐美合拍片吸引之處:西西里的美麗傳說(Malena-2000)

奧斯卡在即的同時,歐洲電影節亦將於2月底在本港舉行。鑑於非奧斯卡外語片提名的歐洲片向來不太合港人口味,從歐、美合拍的電影入手可望增加港人對歐洲片的興趣。真正合拍片吸引之處在於揉合各家之大成,非任何一方吞併。

要提歐洲電影當然不可不提意大利,今次就介紹繼意大利新浪潮後,其中最令人津津樂道的《星光伴我心》(Cinema Paradiso)(1988)系列之三, 同時亦獲奧斯卡及金球獎提名之作:《西西里的美麗傳說》(Malena)(2000)。

作為《星光伴我心》三部曲的最後一部,承接前兩部的特色,著力描述主角對身邊重要的人的情(前兩部主要是親情友情為主,愛情為副;即使第一部中,主角未有對他的uncle的謊言所帶來的遺憾太過悲傷,可看出他心目中親情與愛情間的高低地位)。然而,「西西里」的主題仍以愛情主題為核心,當中主角的單戀/暗戀的少年夢,更是反浪漫的模式,惹人瑕想,一如片中主角的多次瑕想。

李安的「色.戒」不同,前者深入地拍攝男女主角的春光場面,細膩地表達兩者的心理變化及矛盾;色.戒相反較亞洲為開放的歐洲電影,並未有在此處作為重點落筆,隨因為兩部電影的年代背景不同外,另一重大原因是在「西西里」中,男角最後雖仍能實現夢寐以求的夢想,與Malena交歡,但已淪為一個不道德文易,跟他原本心目中崇拜的女神的愛慕相比,已完全變質。無怪導演認為無須再放重點於此。因人在達到慾望時,便會感到無聊或不屑,尤其在片中的情況是實現了有遺憾的慾望。

美麗有罪?

現在談談美麗有罪的疑問。片中的例子明顯是人與人之間常見的矛盾和社會荒謬:為人低調會被誤以為是無能,一無是處而被鄙視,忽略;高調又當作是作撞,給予因妒嫉而帶來的中傷。老生常談會說要懂得取平衡,唯人人的標準不同,不可能令所有人滿意。如主要向自己重視的人交代,又會被其餘的人以人言可畏的方式令你受影響,連生活也變得困難重重,枉說活得快樂!這就是人生。

 

以上結論,在片中一一呈現:第一,我們可看見一個惡性循環:由Malena的天生麗質開始,即使已為人妻仍不斷被冷嘲熱諷,被看定他日必紅杏出牆。這排擠令她日常生活上也有重大障礙:女的杯葛她,男的為妻子而避嫌,遂加入相關行列,再不然就是對她有不軌企圖的……終於她在失去丈夫倚靠後,因生活迫人而出賣最引以自豪矜貴的肉體。之後是愈出賣,愈低賤,愈賤愈貶值,則生活愈因難(回到循環的開端),到後來可以自己選擇生活模式的可能性低到接近零,即別無選擇。另外,當初別人的冷嘲熱諷,就像一早的預言似的實現了。這真是人們眼光獨到?還是他們寫的劇本,迫Malena演繹出他們想要的結局?

malena

由於片中以二次大戰為背景,戰亂時期自不然人心動盪,人民的心理質素受壓,怨恨較分明及激進是可以理解的。然而,值得相確的是民族的團結精神及國家意識形態。片中Malena及其他人民雖仍能有個和平的結局,卻是在戰後才湧現的,這固然是大難臨頭各自飛。如此不穩的局勢下,不要妄想民族力量抵抗外敵。但當妓女以自己勞力自力更新,又受到國家強調的天主教教條而定下的道德問題所壓制。由此可見,所謂國家民族意識,也是一個斷章取義且流動不定的旗號。

現再引申剛才提及Malena後期的無選擇,及民族意識的問題。淪為妓女的Malena,生涯愈趨向極端,到後來與敵人(德軍)作交易時,受口誅筆伐的程度達致高峰。不過,交易本來是應以從商角度看,敵軍也是客人,肯付錢自己又為生活因擾,無理由拒絕。不知為何民族思想總在不適當時出現。在自己人趁火打劫,佔她便宜時,偏偏找不到它的援助…..恐怕風雨過後,最令Malena感到苦盡甘來的,是她丈夫的重臨,並且未有嫌棄她。因這公正嚴明,為國為民的偉大軍人(他才是Malena的神,其餘的宗教禮儀教條都要out)知道真正的罪魁禍首是誰,並帶同他的妻子回到自己應該出現的地方向有關人等對質,好討回公道!這要算是Malena的一點慰藉…….

「沒用」廢青

現在潮流興講「廢青」,我不知何時開始出現此詞彙,但反正貼合以前我寫「沒有」的定義,又切合上一篇BLOG「打工奴隸面對現實! 誰是逃避?」,就當作是上篇延續吧。

沒用

「你不上進,又自暴自棄,你很廢,沒有用!」我回答:「我是這麼沒用的了…..」很消極?先定義何為「廢」及「沒用」吧!這兩種特質,都是世界中的一種表象。因此不同的客體意志有不同「廢」的看法。一般人把你不去做「應該」的事,會定義為「沒用」所以「你要」或「你應」怎樣,沒去做的便是他們意志的看法。沒辦法,誰叫「意志」是世上唯一自由的東西,不受任何道德或理論的規限!

所以簡單點說,我回答時還有一句:「我是這麼沒用的了….對你來說」不會因你的角度認為廢,便放棄「我要」!

打工奴隸面對現實! 誰是逃避?

不少香港人常怨言自己或其他人是打工奴隸,工作為生活,不斷進修為保住份工或升職加薪。想發達,預佐靠打工一定無行,做生意又要有本。所以都係努力打工搵錢。打工仔的心聲是:面對現實吧!即使較成功的中產階級,賺到的錢又嫌唔夠,想再多點,又或者因有了較好的物質享受而放棄了其他的東西。所以他們仍是一個結論:人生就是這樣的了,你睇人好,人睇你好。面對現實吧!

4mB8AX

兩者都叫人不要逃避,不要沉溺於自己心目中的理想世界,要接受現實,才是積極的做人態度。

如果知道做人是為生存,為追求而這麼辛苦,有否想過為何要生存,要有慾望而去追求?他們很可能認為這是世界定律,是人生,想來都浪費時間;更甚者,害怕愈想愈灰,走去自殺!

一句「現實就是如此」,,便將一生奉獻給「生存」和「追求」(這裡尤指追求其他人想你做的事,日子久了,也自以為那些東西真的是自己想要的),這些不知為什麼要做的「定律」。說想來也沒用是許謊,不敢去想才是事實!

要是這樣,誰才是逃避?誰才是沒有面對?

「永恆的真理」

何謂真理(virtue)? 不少名人的名言都曾提及viture. 例如:

而我認為主要有兩個看法:

(一)事物的最原本謂之「真理」。之後被扭曲,誤解的就不再是。如果如此,恐怕不會有人知道「最原本」的是怎樣,因日趨流行的後現代主義,會把所有事物變成一個沒始沒終的「過程」。休想找到原本的「始」!

(二)有倫理道德支持的,被認為好的東西謂之「真理」。這樣美好的事物, ;都會憧憬它是永恆的,代表公義,信神者會叫天理。這種自由的真善美,就像人的意志一樣,是世上唯一客觀的,自主之物,是一種古典美!

很可惜,如真理真的要連結上道德倫理,那未它不再是自由,而是受咖鎖的規限。如此,它及不上「意志」一樣,自由純樸。最後, 他也只是一種意志投射出來的主觀表象。即使它跟意志一樣完美,因它會如人死後一樣,化之於無,最多也只可以跟自然中的真理合二為一。等到新的生命誕生,演繹出來的表象又有所不同,因此有沒有後現代主義,真理也變了樣,不再是之前的東西,被扭曲的將在凡人中視為真正的真理,懶得去追朔它的原本。

因此在我眼中沒有永恆的真理,充其量只是它比人長命,熬得久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