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復仇勇者》及《飛鳥俠》之前: 21克-生命可以有多重?

繼《飛鳥俠》(Birdman(2014))在上屆奧斯卡大放異彩後,剛剛公演的《復仇勇者》(The Revenant(2015))再成焦點。墨西哥導演,艾力謝路高沙里斯依拿力圖 (Alejandro González Iñárritu)的名字幾乎無人不曉。今次介紹的電影《21克-生命可以有多重?》(21 grams(2003)),是他首部英語長片,我更認為該片的成就奠定他日後在美國以至世界大導演的地位。

(P.S. 喜愛這導演的朋友,可按此連結到有關多部他之前執導的訪問。)inarritu2alexdinelaris-300x157

21克的定義: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輕?

第一種感覺,輕的東西就是微不足道的。這也有理,因牛頓定律也指力量跟質量(即重量)是成正比的。大力量的東西受重視,反之就是不值一提的。

“How does the life weigh?” 故事中指由生到死,人只是少了21g,輕得只有一粒糖,一隻蒼蠅…..。俗語說「死有輕於鴻毛,重於泰山」,生又何嘗不是有輕重?但原來不少人視為如珠如寶的生命,在故事作者的眼中是多麼渺小兒戲!21-grams-all

想想命運是不斷重複的,三人經過一輪搏鬥後的結果還是一樣:保羅(Paul Rivers)得到新心臟,仍因出現排斥而面臨死亡;姬絲汀那(Cristina Peck)再次喪失愛人;積奇(Jack Jordan)也無人之失下又犯罪,再受牢獄之苦及自責中。導演也在敍事形式上表達沒有時間性的因果關係:片中不停穿插次序,不是順序也不是倒序。這個打破時間的限制,其中一個給人錯覺的例子會讓觀眾以為保羅最初卧在病床上等死,是因為等不到心臟移植,但到後來又看見他中槍,實在令人一頭霧水。但正因此,給人追看箇中的因果給過程,也不失為過。

為宗教而打破規則

 除生命的批判外,故事在宗教上也給予重大影射。積奇走火入魔的教導子女方式,企圖把耶穌的話用到生活及教育上,他自知是自爬欺騙及強迫的。另一例子證明是他身上的紋身,明知有礙工作也要留下,因這畢竟是他的歷史、標記、本性。因此,在信教後,仍要用他的本性作表示:紋下十字架圖案。直到最後與牧師在獄中終於發現:根本無神!(他一心向善,但都受命運作弄,得不到神的眷顧)一切只為有所慰藉而去相信!導演打破180度線的原則拍攝,就是要說一直以來都是他自己鬥爭,左右雙方都是他自己,牧師只是看戲的聽眾!

如在那一刻仍只是對神的懷疑,恐怕到最後積奇命運的發展已交代了宗教信仰和他的結局。他最後割破手上的十字架自殺,不期然令人聯想到該傷痕模仿為「聖痕」。當然他要流自己的血清洗自己的罪孽,而非別人的。可惜諷刺的是最後反而由保羅的血喚醒姬絲汀那從而停止報復,恐怕積奇連想做一點事作救贖的機會都沒有,只再換來一次因他無意而成的罪過…..命運之輪又重複一遍!

Advertisements

One response to “在《復仇勇者》及《飛鳥俠》之前: 21克-生命可以有多重?

  1. Pingback: 借ELLE編輯Bauby死忌回顧電影《潛水鐘與蝴蝶》 | Jackel Chow(席爾)-影視,文化及個人專欄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