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16

在港看喜劇?仍要數日本片:爆粗BAND友(DMC(2008))

最近多部中西喜劇陸續上演以迎接農曆新年檔期。要談喜劇當然不能少了日本片,然而日本片在香港的市場買少見少,今次再介紹舊作,當年在港上映時也獲不少好評:爆粗BAND友(Detroit Metal City (2008))

一部以重金屬band友為主題的故事,帶出如何在現實中尋求理想。當中抵死爆笑之餘不忘含淚成分。而文化沖擊的暗示也為這部電影加添分數。

DMC與大部份以音樂人為傳記式的故事不同,這部改篇自日本漫晝的主角根岸,並非為成名,因利慾薰陶而付出眾叛親離的代價。反之他是在非自願情況下成為不少人夢寐以求的搖滖巨星。在一心發展自己喜愛的民謠音樂上事與願違,這宿命多少有點時勢造英雄。但到底人生應做應興趣的事,或是有才能的事(如不能兼備),相信無絕對的答案。

當然根岸創造的神話主要帶出的信息仍是勵志為主。試問多少人能在功利主義前提的社會中,仍然出於污泥而不染?這當中的精神淨化,主要是使用者把工具(這裡指重金屬音樂)用得其法。即使常被批評為譁眾取寵,宣揚性與暴力的死亡金屬音樂,也可從它的客觀或中性面內帶來積極的作用。好與壞在乎你怎對待它。

What is music to you?

事實上故事中根岸身邊的幾個角色,是令他夢想得以延續的關鍵。第一個要數的當然是他的夢中情人相川。她貫徹始終地支持根岸所說的:音樂帶來夢想。此外她又鍾愛受大眾唾棄的民謠歌。這種脫俗令根岸消除他對自己的懷疑,目標得以延續。

另外兩個好fans則為他弟弟阿俊,及師弟佐治。前者沉迷於Krauser(根岸在表演時的nickname),激發起根岸對家人的愛護之情,及後者以民歌亦獲得的小成功。提醒他非主流音樂仍有可取之處。

還需提及的是他的啟蒙老師。先說band中的社長,巧妙地借根岸去為heavy metal作出平反,同時還了自己及根岸的心願,確實是個機會主義者。而這從中也給觀眾了解到經理人視藝人為生財工具之同時,如何自我救贖。這裡社長便表露出她受資本主義侵蝕之時仍有人性,於是她便安排live shows時的人肉道具:資本主義的豬!藉此嘲諷一番。而另一位高人,便是根岸母親,她暗示Krauser帶來年輕一代新希望,藉此激勵他重出江湖。指點迷津的智者往往是園林之士,所謂城市中的知識分子被摑了一掌。兩個一正一邪的組合,對根岸產生的化學作用,或許就是令他異於常人,在極度雙重人格分裂中仍找到誰才是真我。

最後值得留意以民族性自居的日本,在全球一體化中仍無法倖免。年青一代的祟美主義,把已引入了多年,但仍是半紅不黑的重金屬音樂(尤其這部戲中的死亡金屬)得以持續發展,該片更借助漫畫改編成電影,找來炙手可熱的松山研一,不負眾望地演繹出根岸的電車男加狂野魔王的混合體,相信該熱潮絕對有助這備受爭議的音樂更深入地影響日本交化。

Advertisements

另類男神PACKAGE

八年前思想可能未夠成熟,帶點憤世寫下以下文章。因早前一個港台節目《我係乜乜乜》的議論,似乎跟我當年這篇「商界才子=男女士的渴求」相似,現貼出來呼應一下另類的男神PACKAGE:

package

“以商業為重及金錢掛帥的香港,大部份人仍是對商業以外的發展一片暗淡。

與人一談想棄商從文,或藝術發展之類,立刻被人說不實際,放棄了「光明」的出路。即使表示支持不應太勢利,只重物質享受的人,心裡仍覺得你這決定是棄明投暗。

本來這也還可抱著我行我素的心態去處理。很可惜男女想法有別,女的大部份仍要保障自己將來生活無憂,找個好歸宿,不期然把賺得多錢視為男性最重要的「才華」!曾聽過有商家說不會怪女人選擇有錢的男人,因這只代表女人賞識男人的才華,彷彿懂搵錢的能力才算有才華!不少人對此感到可笑,但可恨他們仍不能可完全獨立,擺脫不了沒有女伴時的失落感。除非真的遇上知己的女伴(這可是大海撈針,因這世界仍有非主流的人被視為異類的想法。那些稀有品種漸被被同化,所以要找到餘下的還不是大海撈針?)不然只好為女人而「棄暗投明」!

如是者,不少人再次為人而活。如果不是商界的材料,跟那些大鱷鬥法,弄得損手爛腳之餘,還沒有一個女人為你留下。這遊戲是成王敗寇,失敗便損失了時間,心血,愛人,最慘的是犧牲了自己,到最後卻得無一物!

如何避免這結局?誰叫你即不喜歡又沒本事從商,卻生活在香港這花花世界,還一定要有女伴才感到生活愉快?以上都是都是個人的先天特性,後天不易改變。如果你全包含有關個性的話,恐怕難以改變厄運。落得該下場也只可歎咎由自取吧!”

在《復仇勇者》及《飛鳥俠》之前: 21克-生命可以有多重?

繼《飛鳥俠》(Birdman(2014))在上屆奧斯卡大放異彩後,剛剛公演的《復仇勇者》(The Revenant(2015))再成焦點。墨西哥導演,艾力謝路高沙里斯依拿力圖 (Alejandro González Iñárritu)的名字幾乎無人不曉。今次介紹的電影《21克-生命可以有多重?》(21 grams(2003)),是他首部英語長片,我更認為該片的成就奠定他日後在美國以至世界大導演的地位。

(P.S. 喜愛這導演的朋友,可按此連結到有關多部他之前執導的訪問。)inarritu2alexdinelaris-300x157

21克的定義: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輕?

第一種感覺,輕的東西就是微不足道的。這也有理,因牛頓定律也指力量跟質量(即重量)是成正比的。大力量的東西受重視,反之就是不值一提的。

“How does the life weigh?” 故事中指由生到死,人只是少了21g,輕得只有一粒糖,一隻蒼蠅…..。俗語說「死有輕於鴻毛,重於泰山」,生又何嘗不是有輕重?但原來不少人視為如珠如寶的生命,在故事作者的眼中是多麼渺小兒戲!21-grams-all

想想命運是不斷重複的,三人經過一輪搏鬥後的結果還是一樣:保羅(Paul Rivers)得到新心臟,仍因出現排斥而面臨死亡;姬絲汀那(Cristina Peck)再次喪失愛人;積奇(Jack Jordan)也無人之失下又犯罪,再受牢獄之苦及自責中。導演也在敍事形式上表達沒有時間性的因果關係:片中不停穿插次序,不是順序也不是倒序。這個打破時間的限制,其中一個給人錯覺的例子會讓觀眾以為保羅最初卧在病床上等死,是因為等不到心臟移植,但到後來又看見他中槍,實在令人一頭霧水。但正因此,給人追看箇中的因果給過程,也不失為過。

為宗教而打破規則

 除生命的批判外,故事在宗教上也給予重大影射。積奇走火入魔的教導子女方式,企圖把耶穌的話用到生活及教育上,他自知是自爬欺騙及強迫的。另一例子證明是他身上的紋身,明知有礙工作也要留下,因這畢竟是他的歷史、標記、本性。因此,在信教後,仍要用他的本性作表示:紋下十字架圖案。直到最後與牧師在獄中終於發現:根本無神!(他一心向善,但都受命運作弄,得不到神的眷顧)一切只為有所慰藉而去相信!導演打破180度線的原則拍攝,就是要說一直以來都是他自己鬥爭,左右雙方都是他自己,牧師只是看戲的聽眾!

如在那一刻仍只是對神的懷疑,恐怕到最後積奇命運的發展已交代了宗教信仰和他的結局。他最後割破手上的十字架自殺,不期然令人聯想到該傷痕模仿為「聖痕」。當然他要流自己的血清洗自己的罪孽,而非別人的。可惜諷刺的是最後反而由保羅的血喚醒姬絲汀那從而停止報復,恐怕積奇連想做一點事作救贖的機會都沒有,只再換來一次因他無意而成的罪過…..命運之輪又重複一遍!

現實的人怎樣看玩具

著名小說家衛斯理曾寫過一部名為”玩具”的科幻小說.,描述人類在未來被自己一手創造的高科技機械人統治世界,並把人們當成玩具般玩弄。最精景的一句在最後:「人,根本就是玩具!」。

toy

其實何需等到被非人類統治世界時,人們才淪為玩具。現今不也是人玩人嗎。不少人在社會上的功能就是娛樂或取悅別人,被人玩時又玩人,有人當你是玩具,你又把比你弱的人當作玩具洩憤。“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概念,無沒少人做到,性本善論本來就受到質疑。即使有,也肯定應用不到所有人身上。

叔本華就認定在有限的地球資源下,供應給不斷增長的人類的需求,必然引起因爭奪,沖突而成的痛苦生活,無休無止。苦世人本質純良,真正的社會主義會否實現:人人均等獲予資源。供不應求?每人分配少一點吧,反正一起減少,在相對論上是沒有輸蝕的。如此,彼此心目中的烏扥邦不太遙不可及……

好夢一醒,重臨現實。要爭奪配給,世上的”定律”自是弱肉強食。時代的轉變把強者由體力轉為腦力主導,不然如今應是黑人統治世界。

也許以前以氣力定成敗時,黑人惡了一段時間。天理循環,如今變成無地位的種族。所謂「流人血者,其血必為人所流」,衛斯理的「玩具」續集也寫機械人的統治末落,人類重臨等….顯然大家都有相關想法。

重回主題,現在有人比之前聰明了,知道獨自佔據所有的東西不好玩(因消滅了所有競爭對手後,會發覺進入了因滿足到慾望而失去目標(或又因有新追求)的無聊和空虛。然而這些人在殘留對手,當作玩具繼續玩弄時,一般都進入上文所提的循環:被對手番身並殲滅,只是也許有生之年看不見,由後人來承受罷了。

我問問人,如認定自己是別人的玩物,是心有不甘,還是寧死不屈,又或是自欺欺人,不承認別人玩你?在我…..找阿Q吧!玩具在社會的功能何其重要!它陪伴金小孩成長,又給予枯燥生活的人輕鬆,快樂。你既是保母,又是心理醫生……